2017年国内摄像头产业资本运作开始加速_能源科技

作者:Aileen 发布时间:2019-12-09 09:27:46 点击数:127

目前随着下游品牌厂商集中度、代工环节集中度、整个市场集中度越来越高、上游零部件企业之间也在走向集中。印证这一“集中化”趋势的还有几大案列。

摄像头模组厂商欧菲光、舜宇、卓锐通、广州大凌、博立信、众合群和摄像头芯片厂商OV并购事件后,中国大陆第三大摄像头模组厂丘钛预以12.47 亿元私募增资新钜科开启2017年首次并购事件颇引关注。而这一资本动作之路并没有暂停的意味,还将持续走向扩大化。

三大摄像头模组厂商并购发酵的背后无疑是整个产业链的推动效应导致,而这一现象在短短的两年时间内贯穿至前三名摄像头模组厂商巨头。

对此现象,有业界人员表示:“这一资本动作符合一种趋势,就是下游手机等行业的竞争,越来越要求上游具有更多垂直整合能力,而这一垂直整合能力,佛山隆戈机械亚龙信息资讯,不仅仅局限于技术领域、供应链协同效应,更是直接打通客户关系。”

摄像头产业资本运作加速?

“不管是摄像头模组并购镜头厂商,还是摄像头模组同行之间进行并购,这些均是有可能的,而且这一并购动作还将继续。”一摄像头行业人士向笔者强调。

查阅发现,近年来摄像头产业有资本动作的企业已经达到8家,而去年截止到目前存在资本动作的企业已经有达到4家。可以看到摄像头产业资本动作的增长速度,可以发现的一点是摄像头模组领域资本动作更为频繁。

目前随着下游品牌厂商集中度、代工环节集中度、整个市场集中度越来越高、上游零部件企业之间也在走向集中。印证这一“集中化”趋势的还有几大案列。

早在2008年,舜宇便收购了韩国力量光学54.9%的股份,引后者研发科技,从而具备设计和生产高端手机镜头的能力,为当年的诺基亚、摩托等国际知名企业配套,从而加快实现了公司的“名配角”战略。

欧菲光在去年年底拟15.8亿元收购索尼广州一生产基地,后者也有高端技术,同时也是苹果的摄像头模组供应商。很显然,欧菲光这一整合是直接打通客户资源。

这样的并购实例不仅仅只有几家,众合群同样是摄像头模组并购之下的产物。这家摄像头模组厂商是众鑫和深群这两家模组厂商合并而成立的公司。据了解,众鑫主要是做国外摄像头模组订单,而深群主要做国内摄像头模组单,总体而言这两家公司合并后是客户资源整合的产物,有利于扩大摄像头模组市场占有率。

而2015年大富科技以0.4亿元收购广州大凌更是抢占市场占有率的一大案列。为拓展智能终端产业链布局,增强大富科技在智能终端领域的竞争力,拟以0.4亿元收购广州大凌51%的股权。要知道广州大凌是国内领先的智能终端摄像头模组生产企业,拥有12年的摄像头研发、制造经验和强大的研发制造实力。

无形中,这个资本动作不仅使其成功切入摄像头模组领域,同时给大富科技智能终端产业增添“飞行之翼”。

在手机行业这种类似的情况并不仅仅局限于摄像头产业,在TP行业同样存在。近期欧菲光、TPK两死对头交叉持股并成立合资公司为抢占苹果订单,便更是最好的说明。而且近期,笔者又听到一些某一线模组厂商有并购计划的消息。那么,为什么这两年其增长速度是如此之快呢?

马太效应加剧和新兴市场爆发为诱因

这里有一个大背景,二、三年前摄像头行业尚处于不成熟阶段,投入几十万添置一些设备盈利便非常可观。但目前随着行业越趋成熟化,客户的需求也逐步提升,对设备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无形之中造成成本压力,其次,受制于技术更新速度快、产品毛利率下滑等因素导致马太效应加剧,摄像头行业危机意识日显突出。

其次,随着智能硬件智能家居、物联网、智能汽车、人工智能概念的此消彼长,摄像头产业成为外界资本扩张的突破口。

不得不说,传统摄像头产业已经发展的较为成熟。但有其着非常明显的特征:一二线阵营差距逐步拉大,马太效应甚是明显。

以摄像头模组来说,一二线阵营差距逐步拉大是一直存在的问题,马太效应甚是明显。从目前的摄像头模组产能、技术、营收等领域来看,欧菲光、舜宇、丘钛、信利处于摄像头模组金字塔顶端被称为第一阵营。

可以看到紧跟第一阵营的便是富士康、群光、桑莱士、亿威利、凯木金、三赢兴、盛泰、合力泰、成像通等摄像头模组厂商。

据悉,处于摄像头模组金字塔顶端的欧菲光、舜宇、丘钛、信利全年营收保守预估超过50亿元,而二线、三线摄像头模组厂商营收最多的也未超过10亿元。初步计算,一线与二三线摄像头模组厂商最低也有40亿元的收入差距。